Monday, May 02, 2005

母牛不為人知的精神生活

人們一直認為智力與感受痛苦的能力有關。因為動物大腦面積相對較小,它們的痛苦因而比人類的小。事實上這是一種可悲的邏輯。


The Innocent Eye Test ( by Mark Tansey, 1981 )

母牛曾因其盲目的順從成為人們的笑柄。然而,研究人員近日發現,母牛有自己秘密的精神生活,它們具有忌恨心理,還能培養友誼,甚至會因智力挑戰而變得興奮。母牛還能感受到像痛苦、恐懼甚至不安一一擔心自己的未來等強烈的情感。如果農場主能為它們提供合適的生活條件,它們還能感受到極大的快樂。

與此同時,科學家的研究還發現,豬、羊、雞和其它家畜也具有相似特徵。研究表明,它們可能具有與人類相同的情感,人類應重新考慮制訂針對動物的福利法律。英國布里斯托爾大學動物福利教授克里斯廷.尼科爾指出,人類甚至應該像對待具有各種需要和各種麻煩的個人一樣對待小雞。她說:「研究顯示家畜具有顯著的認知能力和文化創新性。我們面臨的挑戰是要讓其他人清楚,我們打算享用或使用的動物也是複雜的個體,我們應相應調整飼養家畜的文化。」

尼科爾將在於下月由動物福利游說組織「世界農場同情協會」在倫敦召開的科學大會上說明她的研究。布里斯托爾動物管理方面的教授約翰.韋伯斯特就此問題出版過一本書,書名叫《動物福利:向伊甸園蹣跚而行》。他說:「人們一直認為智力與感受痛苦的能力有關。因為動物大腦面積相對較小,它們的痛苦因而比人類的小。事實上這是一種可悲的邏輯。」

韋伯斯特及其同事發現了牧群中的母牛建立小範圍友誼團隊的證據。它們三五成群,一起度過大部分時光,而且還經常相互用身體蹭來蹭去,用舌頭舔對方。有了「朋友」的母牛便不喜歡其它母牛,而且這種忌恨心會存在幾個月甚至幾年。另外,奶牛群對待性的方式也很激烈。韋伯斯特在其書中說,當牛群中有頭母牛發情時,其它母牛會變得興奮,爭先恐後試圖與那頭母牛交配。韋伯斯特說:「母牛表面看上去很安靜,但其實它們都是瘋狂的『同性戀』。」

英國劍橋大學動物福利教授唐納德.布魯姆將在倫敦的科學大會上說明其它方面的研究,並會描述母牛通過解決智力挑戰變得異常興奮的過程。在一項研究中,研究人員對此前人們對動物的猜測發出了挑戰。在研究中,他們讓動物必須找到如何打開門吃到食物的方法。研究人員用腦電圖儀測量它們的腦波。布魯姆說:「腦波顯示它們相當興奮;它們的心跳加快,有些甚至激動得無法把持它們的情緒。我們稱之為『尤利卡』時刻。」

此前有研究人員猜測,家畜不能感受到人類所無法承受狀況的痛苦,之所以有這種猜測,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他們認為家畜的智力要比人類的低,另外家畜也沒有「自我感」。然而,研究結果卻顯示這種猜測事實上並不正確。劍橋巴布拉漢研究所神經生物學教授基思.肯德裡克發現,甚至綿羊都遠比人類原來想象的複雜,它們能記住50頭綿羊的面孔,即使是輪廓,它們還能認出分離一年的同伴。肯德裡克還表示,綿羊能夠與人類建立相當深厚的感情,長期分離後它們的情緒變得沮喪,甚至在分離3年後也會熱情歡迎「人類朋友」。


© Leon Engelen

靈長類動物學家簡.古達爾將在「世界農場同情協會」組織召開的大會上發表重要演說。通過在上世紀60年代對黑猩猩的研究,古達爾創建了動物感覺方面的研究。當時人們普遍認為動物就像機器人一樣,幾乎沒有自己的個性特徵和感情,但古達爾推翻了這種思想,並指出其它動物也具有自己的個性特徵和情感。但科學家在多年後才接受了這種思想。韋伯斯特說:「有感覺能力的動物能感受到快樂,並會被激發去尋求快樂。當你發現母牛和羔羊在一個晴空萬里的夏日,頭朝太陽的方向躺在草地的時間,它們那是在尋求享受快樂,就像人類一樣。」


Jonathan Leake

﹝譯文收錄在新浪網:科技特代。譯者:任秋凌。發表日期為2005年2月27日。本站所引用的圖片及內容之所有權利由原作者保留,並受版權法所監管。﹞
( The secret life of moody cows by Jonathan Leake © Times Newspapers Ltd. )


Young Bull ( by Paulus Potter, 1647 )

小牛肉所謂「全力成長」的秘辛

現在所實施的集約式農場經營法中,小牛肉的經營是最令人髮指的。小牛肉的經營法簡言之就是把囚禁的、貧血的小牛飼以高蛋白的食物,生產肉質細嫩、顏色蒼白的小牛肉,以供昂貴飯店的顧客食用。

1950年代,荷蘭的小牛肉業者發現了一種讓小牛活得更久一些而又不致影響小牛肉顏色與柔嫩的辦法一一就是把牠們置於極為不自然的狀況之下。如果小牛生活在戶外,牠們就會到處走動,肌肉會發達起來,使食客覺得不夠柔嫩,並且會消耗業者供應的食糧。又由於牠們會吃草,肉色將不如新生牛犢那般蒼白。所以牛肉業者就把小牛從拍賣場直接送入囚禁式牛欄。

在這改建過的倉房或專門建造的牛棚中,有成排的小牛欄,每欄1英尺10英寸寬,4英尺6英寸長。地面是條板,條板下面是水泥地。小牛還小時,脖子被拴住,不准轉身,再大些,大到根本轉不了身時鏈子就除去。牛欄中沒有草,也沒有墊,因為有草有墊,小牛就會吃,壞了肉的顏色。唯一離開牛欄時就是被殺的時刻。

狹窄的廄房和條板地面對小牛是嚴重的挫傷之源,當小牛長大一些,就連站起來和趴下去都感到困難。牛欄也窄得不容小牛轉身。這是另一項挫折之源。再者,不能轉身的牛欄,也是不能如願舔自己的牛欄;而小牛秉具天生的渴望想要用自己的舌頭舔梳全身。

木條板地面而不鋪其他東西是既硬又不舒服的;當小牛起立或臥下時,會讓牠們的膝蓋傷痛。再者,有蹄動物在條板上很不舒服一一除非條板與條板之間的縫很窄。但為了糞便易於衝洗,條板之間的縫又必須夠寬,而這卻意味著寬到使牛不舒服。

小牛非常渴望媽媽,牠們也非常渴望吸吮。小牛的吸吮渴望之強烈是和人類的幼兒一樣的。這些小牛沒有乳頭可吸,也沒有任何的可吸吮之物。從被囚禁的第一天起一一這不過是生下來第三天或第四天一一牠們就只能喝塑膠桶裏的東西。

不久後,小牛會產生反芻的需求一一也就是吃下粗飼料再從胃部回溯到口中咀嚼。但粗飼料是絕對禁止的,因為其中含有鐵質因而會使肉色變深;因此小牛又會想去啃牛欄的邊,但也是徒然。小肉牛的消化系統失調是常見的現象,包括胃潰瘍,慢性腹瀉也是其一。

在較高級的俱樂部、旅舍和飯店中,小牛肉「顏色淺」是首要的要求。小牛肉的「淺色」或粉色,部分跟小牛肉缺乏鐵質有關。所以,普羅維分公司給小肉牛的飼料是刻意缺鐵的。其他小牛肉業者也是如此。

貧血的小牛之殷切渴望鐵質,是業者不讓小牛在欄中轉頭的重要原因。小牛原來和豬一樣是不喜歡接近自己的大小便的,但小便中卻含有微量的鐵。對鐵的渴望超過了原本對糞便的排斥,所以貧血小牛會去舔浸了尿液的條板。

為讓小肉牛盡量吃得多,大部分小牛是不准喝水的。牠們唯一的液體是牠們的食物一一用奶粉加脂肪造成的母乳替代品。由於小牛棚都是保溫的,所以小牛更渴,而由於沒水喝,就只能多喝飼料。過食的結果是小牛大量出汗。由於出汗,小牛喪失水分,而這又使牠們更渴,結果是下次又吃得更多。不管從什麼標準看,這種飼養法都是不健康的,但由於小肉牛業者的目標是在最短期間讓小牛體重增加最多,所以小牛的長期健康於他們是無用的;只要小牛能活到送屠就好。

為了減少倦膩的小牛的不安,有些業者除了餵食以外,就讓小牛整天整夜生活在黑暗中。由於牛舍都是密閉無窗的,這只需把燈關掉即可。所以,小牛已經失去天生所需的親情、運動與刺激,現在,一天24小時至少有22小時連視覺的刺激也被剝奪,連跟其他小牛的接觸也被剝奪。在黑暗的牛舍中,疾病的蔓延格外嚴重。

在這種情況下生長的小牛是既不快樂也不健康的。一批小牛中有1/10不能活過15周的囚禁期是常事。如果是一般的肉牛業,在這麼短的期間10%一15%的死亡率是非常嚴重的,但小牛肉業者可以經得起這樣的損失,因為昂貴的餐館付給他們很多的錢。

整個的故事都是沈痛的,這麼費事、這麼浪費、這麼痛苦的小肉牛飼養過程為的是什麼?是為了討好那些非要吃蒼白細嫩的小牛肉的人。

乳牛:來自不生長青草的所謂「牧場」

我們已經說過,小肉牛業是牛乳業的一個旁枝。牛奶業者為了確保乳牛年年產奶,所以必須使乳牛年年懷孕。而小牛卻生下來就被奪走,這對母牛是很痛苦的事,而對小牛則是生死之別。在小牛被奪走之後,母牛往往哀鳴數日。有些小母牛用母奶的替代品來餵養,大約兩年後,當牠們達到了產奶年齡,便取代生產力弱下來的母牛。其他的小牛在一兩個星期內被賣給肉牛飼養場。剩下的則被賣給小肉牛業者,後者又必須仰賴牛奶業者供應飼料,以維持小肉牛的貧血狀態。往日那在山坡上閑散吃草的乳牛景象現在已經完全變了,變成了小心監控的、精確調整的產奶機器。

母牛的第一胎小牛被奪走之後,牠的產奶循環就開始。牠每天被擠奶2次,有時3次,為時10個月。到第三個月,牠再度於被控制下懷孕。但牠的擠奶仍繼續下去,直至牠下次生產期之前6週至8週,等到牠的小牛又被奪走之後,立即又開始擠奶。這種密集式的懷孕與過量產奶的循環,通常只能維持大約5年,然後,這「用完了」的母牛就被送往屠宰場,變作漢堡或狗飼料。

為讓乳牛的產奶量達到最大限,業者飼以高熱量的飼料,如大豆、魚粉、釀酒副產品,甚至於雞糞。牛的特殊消化器官是不適應這類食品的。反芻的系統是為了消化發酵的草。生下小牛之後幾個星期,母牛的產奶量達到最高,這段時期,母牛支出的比牠能夠吸取的還多。由於牠產奶的能力超過了吸取食物的能力,因此開始分解取用自己身體的組織;牠開始「捨身產奶」。

現在大家正熱衷於改變母牛的自然荷爾蒙與生殖程式,想使牠的產奶量更為增加。牛成長激素﹝在歐洲叫做bovine somatotropin,縮寫為BST﹞被鼓吹為大量增產牛奶的方法。天天為母牛注射激素,曾証實產奶量增加20%。但針孔易於發炎,而母牛的身體也因超量產奶而負荷過重;並且需要更豐富的飼料,而又使本已大量生病的乳牛更易生病。

但由牛成長激素所增加的產量,遠遠比不上生殖新科技所預期會帶來的產量。1952年,第一頭人工受孕的小牛誕生了。今天,人工受孕已是常態。1960年代,第一批胚胎移植的小牛誕生了。這種科技意味著,借用荷爾蒙的注射,某一高產量的母牛可以一次產生12枚卵。牠的卵取自得獎的公牛的精子,人工受精後,胚胎可以從牠們子宮取出,再手術植入普通的母牛子宮中。這樣,可以快速產生整群優良品種的牛。70年代,胚胎冷凍法發展成功,使胚胎移植更易市場化。而現在,在美國,每年移植15萬個胚胎,至少10萬隻成功。為求製造更有生產力的動物,下一步是基因工程,或許是無性系統。


Peter Singer

﹝節錄自《動物解放》﹝Animal Liberation﹞一書、第三章《工廠化農場的悲慘世界》之第四節及第五節。譯者:孟祥森、錢永祥。本站所引用的圖片及內容之所有權利由原作者保留,並受版權法所監管。﹞

以上圖片為本站擅自添加。

Image source :
Cows with Sheep ( 1994 )
The Innocent Eye Test ( 1981 )
Young Bull ( 1647 )

譯名對照

世界農場同情協會 Compassion in World Farming
布里斯托爾大學 University of Bristol
劍橋巴布拉漢研究所 Babraham Institute in Cambridge

克里斯廷.尼科爾 Christine Nicol
約翰.韋伯斯 John Webster
唐納德.布魯姆 Donald Broom
基思.肯德 Keith Kendrick
簡.古達爾 Jane Goodall

動物福利:向伊甸園蹣跚而行 Animal Welfare : Limping Towards Eden
尤利卡時刻 Eureka Moment

延伸閱讀

為什麼牛奶是死亡雞尾酒?
研究人員揭示情緒化母牛不為人知的精神生活﹝譯文﹞
齊王不忍觳觫牛/《孟子》卷一梁惠王章句上﹝七﹞
儒家論動物權
西方「動物解放」理論評介
東、西方「動物倫理」餐聚座談內容紀要
邱仁宗:動物權利何以可能
趙南元:動物權利論的要害是反人類
祖述憲:人類不過是自然大家庭的一個成員
劉彥方:動物權利
堅持用辯證唯物主義看待人與自然的關係
動物權利論與生物中心論
動物福利的核心是什麼
動物倫理與公共政策?
一只貓的福利困境
牛類生長激素 Bovine Somatotropin
訪英國劍橋大學唐納德.布魯姆教授
珍古德﹝簡.古達爾﹞簡介
尤利卡時刻

The secret life of moody cows

Christine Nicol
Compassion in World Farming ( CIWF )
Donald M. Broom
Jane Goodall
Jane Goodall Institute, the
John Webster
Keith Kendrick
Peter Singer

Comments x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