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29, 2005

追星的代價

你是否知道,一種新疾病正在全球肆虐蔓延,似乎無人能夠倖免。你可能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經被感染,可悲是人們並沒有意識到它的危險性,而且更難阻止它的傳播。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五日,韓國演員裴勇俊在日本被熱情的影迷包圍

你追星嗎?

你愛看名人傳記嗎?喜歡名人專訪嗎?你收集某個名人的資料嗎?請想想你每天所津津樂道的名人逸聞趣事。進化生物學家告訴我們,人們熱衷於追星並不是偶然的。

根據一項最近的調查,超過1/3的人患上了名人崇拜綜合症〔Celebrity Worship Syndrome,CWS〕。或許,你覺得關注名人的趣聞並無大礙,但是,你錯了。

心理學家開始懷疑崇拜明星是導致抑鬱、焦慮和精神錯亂的首要原因。如果你總是離不開《名利場》和《名人》雜誌,你可能已經有麻煩了。也許你正在經歷一個個人身份的危機,或許你正在尋求一個長久的救世主,也許你已經變得和現實社會格格不入,你覺得與其與一般人接觸還不如和名人建立起一種想象的關係更加容易。

但是,當你拔下電視機插頭或發誓再不看報時,你也許應該冷靜思考一下人們為什麼追星。進化生物學家也是剛剛對名人崇拜的問題有所認識,他們認為認識這個問題的關鍵是歷史,更準確地說是人類進化的歷史。在進化過程中,我們迷戀名人確實意義非凡。但是這種迷戀並沒有達到瘋狂的境地,對成功個體的特別留意是我們擁有大腦的人類的明智之舉之一。

那些追星族很少能得到人們的褒揚之辭,通常他們被描繪成敏感的、無害的傻瓜或者為了引起偶像的注意可以不擇手段,甚至殺人的痴人和危險之人。直到最近許多心理學家才重新審視這些名人崇拜包括追星族的雙重性。佛羅裡達奧蘭多底瑞大學的林恩.麥克卡臣與斯普林費爾德南依利諾斯大學醫學院的助理心理學家詹姆士.奧瑞合作設計了一個對待名人態度表〔Celebrity Attitude Scale,CAS〕。

奧瑞把這個表當作測量人們對明星興趣的溫度計,它是通過讓志願者評測一系列的陳述句來進行的。比如,「我對我喜愛的名人生活著迷」,「我認為我喜愛的名人是我的心靈伴侶」以及「如果他/她求我幹什麼非法的事,我可能會幹」。這聽起來很簡單,但是心理學家指出這已經表達了他們對名人崇拜的理解。特別是這個表破解了追星族的雙重性,揭示了我們潛伏在內心的瘋狂。

「此表告訴我們,追星族並不是特殊的獨立的人群,」奧瑞說,「名人崇拜既不是病態的也不是非病態的。根據崇拜者的行為和態度可以大致將其分成三個階段。在第一階段,你發現人們追隨名人是因為所謂的「娛樂社會性」原因。如果你特別急於知道你喜愛明星的每一細節,比如為什麼《福布斯》雜誌把詹妮弗.安妮斯頓評為今年全世界最大的明星,辣妹究竟要買馬德里的哪座別墅。那麼,你可能將成為5個人中的1個,歸入此階段的名下。

你可能想,這沒啥害處,但是,與沒有名人崇拜的人相比,你已經在遭受焦慮、沮喪和社交功能障礙。更有甚者,現在你的興趣已經越來越陷入不健康的迷戀之中。下一個階段,對偶像將發展成「強烈、個人的」態度。比如,認為你和你喜愛的明星有某種特別的關係。

大約人群中有10%的人處於這種水平。在這一階段,名人崇拜變成了一種上癮性行為。

最後,是最強烈的名人崇拜,這種情況即到達了「臨界病理狀態」。人群中會有1%的人發生這種情形。這種人包括那些打著名人旗號打算去傷害別人或傷害自己的人。

追星有因

奧瑞說,「僅僅是崇拜一個明星並不會讓你神經錯亂,但會使你處在這樣的風險之中。這種行為是逐漸發展的,一旦你開始了,我們就不知道什麼才能阻止你。」更糟的是,作為一名臨床醫生,奧瑞的工作使他確信,要求人們評估他們對名人態度的結果常常會導致低估CWS的患者數量。特別是嚴重的類型。心理學家特別是麥克卡臣確信,儘管還沒有人研究出其增加的原因,但CWS的病歷呈增加趨勢。

很明顯的一個問題就是:為什麼人們最初會迷上名人的幻想世界呢?心理學家認為,人們對名人的興趣可能起始於尋找一種「身份」和一種「滿足的感覺」,崇拜者竭力吸取他們偶像的生活細節,開始感受到情感上的聯繫,但是這樣下去就會導致病理性的興趣。麥克卡臣和奧瑞解釋這種「吸取成癮」的模型,就是人們對名人什麼時候,比如,在他們10來歲時,生活發生方向性改變有興趣,這種吸取上癮的人便會試圖了解名人是否經歷過失去心愛的人或物的危機。但是,問題並不簡單,最新的研究表明,有些人比其他人更容易上癮。

2003年早些時候,奧瑞、麥克卡臣和英國萊斯特大學心理學家約翰.矛特比一同揭示了不同個性類型與三種崇拜明星的態度和行為之間的關係。第一種因娛樂和社交原因崇拜明星的是性格外向型,他們好交際、有活力、個性活躍並喜歡冒險;而對明星有強烈個別興趣的人是那種神經質的、神經緊張的、情感型和情緒化的性格;而病理界限的追星態度與精神病的特徵如衝動、反社會和自我中心行為相關。所以,對明星的態度反映出個性的不同。但目前研究者尚不知這是因還是果,畢竟,人們很容易從一種狀態進入另一種狀態,心理學家也不知道人們何以會變得痴迷。

吸取成癮的模型是本能吸引力的粗放理論,但深入下去會發現其更加撲朔迷離。比如,為什麼人們尋找可能永遠碰不到的身份和滿足感?一個可能的答案就是在當今支離破碎的社會中,很多人缺少對家庭和社會團體的感覺,發現建立想象的關係比真實的關係更容易。明星崇拜似乎是一種羞怯和與世隔絕的人們為尋求幫助的一種吶喊。然而,當心理學家試圖尋找名人崇拜和孤獨之間的關係時,卻發現二者之間似乎關係不大。

那麼,如果不是破碎社會的原因,那麼可能就是現代社會的另一方面造成。我們試問,是不是名人崇拜變成了新的宗教?珍妮弗、羅培茲、布萊德、麥當娜和眾多明星是不是變成了世俗社會的上帝?心理學家已經提出了這個問題,還有人做了一項有300人參加的測試,調查人們是否信教或完全沒有參與宗教活動亦或有名人崇拜。結果發現完全沒有宗教信仰的人對名人崇拜興趣稍大,但差異不顯著。而有宗教信仰的人顯然無視教義中「你不應崇拜除上帝之外的其他神」,或者沒把「崇拜」名人和這一條聯繫在一起。

所以,名人崇拜者是沒有必要傷心、孤獨,或需要什麼精神上的支持的。那麼,什麼人最容易得CWS呢?心理學家指出,這種病可以感染任何年齡和任何性別的人,它和聰明與愚鈍沒有太大關係。你可能覺得那些憤世嫉俗或愛操縱的類型能夠免疫,但事實卻不是這樣,研究證明那些有權謀政治家傾向的人和我們一樣容易得CWS。但是,研究揭示了一個引人興趣的危險因素:崇拜名人的人大都相信世界是公平和公正的。他們的信仰就是,這個世界是一個公正的地方,它包含了人們對某一文化的接納,而這文化的一部分就定義為人們對很多名人的頌揚。

我們有模仿出類拔萃名人的先天需要

雖然這還不是問題的全部答案,但已可以讓我們理解為什麼我們對富人和名人有興趣。一些進化生物學家從另外一個角度審視了這一問題,他們對我們所謂的「名望」的性質也抱有興趣。什麼叫「名氣」,為什麼有些人有名,是什麼讓他們這樣有吸引力,這和人們的名人崇拜之間是否有關係呢?

關於名望的想法一語中的,人生來就是會模仿的。人類之所以成為成功的物種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這一天賦。因為這使我們比單獨靠生物進化更快地適應變化的環境。是什麼讓人類和其他動物有了區別?是我們對細節的注意力。一隻黑猩猩看到另一隻黑猩猩用棍釣白蟻就學會了。但是只有人能照樣學會一項成功技術的準確細節,結果是這項本能教會了我們應該有選擇地挑選我們的摹仿對象。

賓州大學的進化考古學家弗朗西斯科.吉爾懷特說,「在你試圖摹仿時,把個人按照其多麼成功分等級的行為就有意義了。因為越成功的人用的方法可能就是每個都想超過平均水平的方法。」這種分級的行為就用在名望上。

名望,只有人類才有。吉爾懷特與他人合作,在最近發表的一份的研究報告中指出,在其他動物中可能有靠武力贏得地位成為有統治權個體的,但似乎只有我們人類才是唯一靠聲望直接獲得地位的動物。

在我們祖先的環境中,有聲望的個體是那些成功的獵人和長者。但是,現在我們不需要打獵了,長壽也並不一定就是健康的指標了。但是,我們還是有一種心理上的機制,這一機制告訴我們,那些被人注意的人值得模仿。吉爾懷特解釋說,名人符合這一點,換句話說,名和利是很好的能力的指標。

但是,利用成功人士做角色模特存在一個問題,洛杉磯加州大學的進化生物學家羅博.寶德說,「除非你能理解某一特性和成功之間的因果關係,否則很難決定你該模仿那一特性。」他認為名人崇拜者所採用的是「一般性摹仿」,也就是盡可能多地找到你偶像的一切材料,然後,試圖全盤照搬的模仿。要做到這一點,你就必須和你的楷模個性靠攏。模仿是一種從和模特的合作中收益的活動。吉爾懷特說,「是進化過程選擇了這些模仿者令他們奉承他們選中的被模仿者。」這就能解釋我們為何對名人有永不滿足的興趣和對他們如此敬重順從。

但是,並不是所有的進化生物學家都同意這一觀點。倫敦利物浦大學的羅賓.鄧巴不同意這種認為人們把名人當楷模的說法,他說,「雖然我們並沒有特意去臨摹他們,但是我們還是為之傾倒。」他也相信應該對名人崇拜有一種進化上的解釋。

另外一些科學家還指出,名人崇拜也有性的成分。大家對那些有較高配偶價值的人的興趣有進化上意義。而且如今的媒體可以讓人們幻想和名人產生潛在的關係。

如果進化生物學家是正確的,那麼就是說我們對名人的興趣是天生的。它產生於由進化而來的促進我們生存的直覺,而且,崇拜名人似乎並不是現代才有的,而是很早以前就有的社會現象。但是,為什麼時代發展了,我們天生的對名人的崇拜驅動力就變成了有害的疾病了呢?心理學家推斷,可能是如今電子媒體日益逼真的效果愚弄人們,令人們產生了他們和某個明星確有某種關係的想法。當然,準確地說,是名人的代理或市場代表想讓你這樣想。但是,有證據表明,幻想的關係會破壞真正的關係。

追星,是非常普遍的現代現象。吉爾懷特指出,在原始社會,臨摹者個人有機會直接接觸到有名望的人。但現代的名人是很難和普通人有親密接觸的,所以,追星者為了達到目的往往鋌而走險,幹出些叛逆荒謬的事情來。

所以,對名人的興趣是滑向不幸和瘋狂的懸崖呢?還是甚至可以幫助我們邁向更成功的生活,作為人很正常的一部分呢?心理學家認為,雖然我們已經處在與我們祖先完全不同的生活環境下,但進化的本能對我們是有好處的。吉爾懷特說,「今天環境下的名人崇拜已經不能再完成它最原始的功能了。但是,我們並不認為這是一件壞事,有些名人是正面的楷模,歌頌這些明星為人們帶來了快樂。」

也許我們應該接受這一點,這就是,對於生活中所有的快樂而言,做得太過分都是一種危險。我們永遠都不會夢想放棄吃飯、性或者是慷慨的行為,這是因為凡事都不能作絕。所以,中庸之道比較合理。現代化是明星崇拜的關鍵。如果你特別崇拜斯蒂芬.霍金或克雷格.文特爾〔人類基因組圖譜繪制計劃創始人〕,或者,說實話,你喜歡娛樂紅星妮可.基德曼、湯姆.克魯斯、喬治.克魯尼或者卡梅隆.迪亞茲,或者成龍、小燕子趙薇,這並沒有什麼,你應該為之驕傲,你從不知道,你可能已從中學到了有用的人生經驗。


梁文

﹝以上為轉貼文章。原文收錄在《中國科技畫報》2004年2期。本站所引用的圖片及內容之所有權利由原作者保留,並受版權法所監管。﹞

以上圖片為本站擅自添加。

延伸閱讀

追星的代價﹝原文﹞
林升梁:名人崇拜綜合症
追星其實也是一種病
BBC : Worshipping celebrities ' brings success '
Celebrity Worship Addictive : Study
Celebrity Worship by John F. Schumaker
Celebrity Worship Has No Future : You Owe It to Yourself to Get a Life.
Idol moments
Is America's Obsession With Stardom Becoming Unhealthy?
J. Lo & the B-Listers

Comments x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