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17, 2005

重提嶺南少林舊事

萬法歸宗一少林

在中國武術界有「萬法歸宗一少林」之說。其意謂中國武術各門各派,均源自少林寺拳技。南方各派,大多數均承認此種說法。甚至北方拳派,亦愛與少林寺拉上關係;即如太極、無極、及鐵羅漢拳的始祖皆說源自張三豐,而一般都說張三豐習技於少林,後來才成為武當丹士,創立武當派。港台攝製的武俠片﹝或功夫片、或功夫喜劇﹞也可以歸納為「萬片歸宗一少林」,因為有過半的電影在題材上都與少林傳說扯上一點關係;越渲染,舊的傳說就越神化,功夫的真實性與功夫的幻想性就越發分不開。在構想一部這樣的武俠﹝功夫﹞片的時候,相信創作者首要地介定三個歷史性﹝也是傳說性的﹞範疇:

1.時代:清雍乾年間至民國初年
2.背景:火燒少林寺與少林功夫南傳
3.人物:廣東少林人物的傳說﹝與再塑造﹞

我這篇文章也是就以上的三個範疇探討。大家將會發現,我談傳說的比重,較電影為多,因為在傳說與電影之間,我選擇了前者。


嵩山少林寺白衣殿壁畫﹝局部﹞

道袍血染淚痕飄,事因西魯起根源

武俠片﹝或功夫片﹞只要與少林扯上關係,就必然描寫到火燒少林寺了。在電影中,火燒少林寺的地點和年代都是混淆不清的,更不消說火燒少林寺的前因後果。

傳說,少林寺分河南嵩山少林和福建九蓮山少林。嵩山少林寺燬於清雍正十三年,而九蓮山少林寺則燬於乾隆三十二年。其實,是否真有火燒少林寺之事,根本就沒有正史可以考據。

嵩山少林寺付諸一炬,起因何在?洪門和天地會文獻都說,少林僧人因助清廷征西魯而種下禍根。征西魯﹝有謂西藏﹞一事,倫敦大英博物院所藏天地會文獻抄本《西魯敘事》有說:

「茲因康熙甲午年﹝甲子年之誤,即二十三年﹞西魯國王命大將彭龍天領兵打入中國,地方官不敵取勝,直攻至潼關,守將劉景、黃志泉上表告急,朝廷即刻出下招軍榜文,各處張掛,許退兵者封侯賜爵,彼待少林寺一百二十八人相議揭了榜文,不用軍將,前去退敵,斬了大將彭龍天,殺得西魯兵屍滿山川血流成河得勝回朝,清主大喜欽賜,遊街三日犒勞甚厚,即欲封眾人官職,眾人奏道:臣等不願為官仍欲回寺修行,清主准奏,即賜玉璽印一顆,刻成三角,內有日山二字,重二斤十三兩,御駕親送出午門外方回,後多年無事,因雍正十三年有一老奸名喚鄧勝到寺行香,見寺內御賜玉印,乃是寶物,即欲貪為己有,與寺僧不睦,便生惡意,妄奏君王說,少林寺內教授法術,意圖謀反,若不早圖,必生後患,不如詐稱行香將寺放火燒燬,以絕禍根,那昏君就聽老奸之言,即命鄧勝領御林軍三千前去行事,果然少林寺中不知提防,一夜燒死了一百一十人‥‥‥」

《西魯敘事》是所發現最早的天地會文獻,可信性極高。少林僧兵協助政府拒外敵,清之前亦有發生過,可在史實尋找。﹝1﹞

只是西魯是否所謂的西藏卻是最大的疑問。清初,康熙、雍正皆以武功顯赫,唯一帶著無窮恐嚇力而犯境的,只有俄國,所以帥學富著的《清洪述源》就推斷西魯就是「羅剎」一一亦即俄羅斯﹝其實,帥學富又借用了吳偉士著《發揚抗俄的光榮傳統》的觀點﹞。《清史》卷六十七謂:「俄羅斯為羅剎。」羅剎者近可薩﹝可薩克民族﹞,清初一般知識分子都叫俄羅斯做「羅剎」。西魯倒轉來叫﹝魯西﹞,音近「羅剎」。《西魯敘事》,是洪門中人,根據口耳相傳秘密筆記,將羅剎二字倒轉成為「西魯」亦大有可能。康熙二十一年開始,清政府與犯境的俄軍正面作戰,二十三年,即甲子年,戰情激烈。《西魯敘事》所說「康熙甲午年西魯‥‥‥打入中國」,可能是甲子年之誤。少林寺雖然一直流傳著「反清復明」之說,但為了中國的生死存亡,還是拋棄了滿漢兩族的恩怨,毅然奮起對抗俄羅斯帝國主義的侵略。

亦因為征西魯﹝或羅剎﹞得勝,少林寺的武功都暴露了,引起清政府對之忌憚萬分,遂佈下火燒少林寺的禍根。

有詩為證:道袍血染淚痕飄,事因西魯起根苗。

馬寧兒引路,火燒嵩山少林

清政府害怕少林寺,是因為少林寺是反清復明的根據地。洪門和天地會的文獻都說,順治十八年,鄭成功據守台灣,遣派部將蔡德忠、方大洪、胡德帝、馬超興、李式開等向中原發展,改裝至嵩山少林寺,投方丈智通,寺僧一百二十八人,均精嫻武藝。後來鄭君達﹝鄭成功之姪﹞,偕妻郭秀英、妹玉蘭相投依附,共圖義舉。寺院在舊中國社會,一向是罪犯、遺臣或叛徒的庇護所﹝2﹞。特別清初期間,一定有很多逃名避禍的明朝遺老,自藉和尚及道士的身份活動,組織顛覆勢力。而清政府也不會不知,只是在等待機會而已,等待一個能掌握少林寺內部虛實的內奸出現,便可一舉消滅少林。

另一篇天地會文獻《西魯序》這樣記載:「有奸臣一名﹝張﹞建秋,一陳宏﹝文耀﹞,二人同心設計害少林寺僧人,入朝暗奏一本‥‥‥二人領旨‥‥‥帶兵前往‥‥‥路遇馬寧兒做車夫‥‥‥即用寧兒為引路為線,放火依計而行‥‥‥」

張建秋與陳文耀,是否真有其人,也就無從稽考了,有說他們官階是太尉,有說太師、大學士,甚至總兵不一。比較有趣的,我認為是馬寧兒這個人。中國秘密會社文獻與俠義小說都有不同的講法:一說馬寧兒是少林出家弟子,武功高強,在一百二十八人中,論武功,坐第七把交椅,但此人六根未淨,色膽包天,污辱了鄭君達妻子,因逃避寺僧追捕,遂助陳文耀等滅少林﹝既然馬寧兒排行第七,天地會就把七字之數列為凶兆,成為忌諱﹞;第二說馬寧兒是少林寺雜工,因打破大雄寶殿的萬年燈而受罰,馬寧兒憤恨之餘,投靠陳文耀,如盤揭發少林寺之暗道機關,導致全寺僧人被一舉殲滅。

當時逃出了十人,但走生的只有五人。他們就是蔡德忠、方大洪、馬超興、胡德帝和李式開。五人在紅花亭結義,創立洪門,繼續反清復明之志,是為洪門的前五祖一一幫會人士又稱他們為「少林五祖」。張徹的《少林五祖》就是描寫蔡德忠五人之遭遇,最後讓片子以天下英雄聚義紅花亭作結。


Copyright © Shaw.intercontinental.com

馬寧兒引路,張建秋和陳文耀火燒少林寺,這個配搭在無數的幫會文獻裡出現﹝相反,鄧勝妄奏君王之說,只單見於《西魯敘事》而已﹞,也啟發了通俗俠義小說作家對火燒少林寺故事的構想﹝3﹞。還有,一個大膽的假設,紅花亭聚義一事,對於某些電影工作者來說,是有借古喻今之政治意味,影射大陸變色,聚義某地,圖謀光復。也許這是我的敏感,但電影始終是一種政治工具呢。

走羅漢堂,打木人巷

另一說,嵩山少林寺燬於火,蔡德忠五人走脫外,還有雲宗大師與至空和尚,他們由河南逃到福建,在九蓮山少林寺再建反清復明基地﹝而洪門前五祖的胡德帝亦協助建寺﹞,把少林武術再次發揚光大。

至空和尚傳給至善禪師一一少林寺傳說中一個最傳奇的人物。少林武功傳到至善禪師,又再大發異彩,家傳戶曉的廣東少林人物,如洪熙官、方世玉、胡惠乾、三德和尚、童千斤、謝阿福和陸阿采等,都先後出自至善門下。

傳到至善,便有所謂「少林五老」的出現,為武術界奉為「真祖」,是以五枚、至善、白眉、馮道德、苗顯為序。嶺南拳派能夠開枝散葉,就是得力於少林五老了。而少林五老之間的恩怨,暫時按下不表,先談至善掌管下的福建少林寺吧。


Copyright © Shaw.intercontinental.com


Copyright © Shaw.intercontinental.com

至善,少林的一代宗師,他為了培養優秀絕頂的少林高手,除了委任大弟子杏隱禪師﹝又名青草和尚﹞做教練,掌管少林三十六房外,還建做了「羅漢堂」,亦稱「木人巷」。這是一個練功的密室,內有很多木雕神像,它們裝置了活動機關,只要開動機關,神像更會自動踏離原位,拳打腳踢,如此一來,少林小弟就要出盡氣力,跟神像鬥拳了。走羅漢堂穿木人巷是考驗武功的嚴格形式,功夫未到家的弟子因應付不來而被神像毆至遍體鱗傷的不計其數。少林寺對每一個藝滿離師的弟子,考驗極嚴,能不能走出寺門,都要看你能不能夠打得過羅漢堂的神像了。

但過得木人巷,還有一關,正如朱愚齋《嶺南奇俠傳》所載:「能打出木人巷,尚未目為所學完滿,必須再由橫門而出。但橫門出路,僅容一人,門前置有碩大銅宣爐,爐內盛燃檀香,爐四圍刻有龍虎紋,如出此門,須抱之移易,始可無阻。但爐重百斤,又盛燃檀香,爐體遍受熱力,抱之移易,爐所刻之龍虎紋,由抱時烙於抱持者臂肉之上,其痕跡終身不滅。」臂上的龍紋就是少林弟子的「畢業證書」了;成龍主演的《少林木人巷》﹝七六年﹞對此有頗出色的描寫。


木人巷是否真的存在過,很難說了,九蓮山少林寺燬於乾隆年間,只餘廢墟一片。有些電影又提到少林十八銅人之事,根據又在哪裡?相信是出於南方武俠小說家的生花妙筆吧了。例如我是山人的《三德和尚三探西禪寺》有這樣的一段話:「原來少林寺嘗產豐裕,足供溫飽,不靠佛事香客為活,專門練習武術功找,慕名入寺求教之人,終年不絕,但求學之人多經不起辛苦,學得一年半載,不別而行,在外逢人便道我是少林派,等到與人交手一碰即跌,辱及少林寺聲名不少,因此至善禪師訂下規則,在寺門前豎立十八鐵羅漢,倘若偷出正門,那十八羅漢會攔途截擊,如果武技精通,能將十八羅漢擊退,然後可以走出山門。」

羅漢堂、木人巷既是這樣厲害,軟弱無能或思家過度的弟子便要設想狡計另覓途徑下山了。例如胡惠乾是鑽溝渠偷走的;童千斤則偷了知客僧的通行牌,騙過守後門的三德和尚,才可以下山;最有趣的,有一名少林弟子把白蟻放進木人巷內,蛀蝕木像,然後打起來便輕而易舉了。

頑梗既除八方向化,帝德何極萬壽無疆

武當,在火燒九蓮山少林寺,變成了大反派﹝也是少林功夫片的永恆歹角﹞。乾隆三十二年,清兵在武當高手馮道德、高進忠、白眉道人等協助下,少林寺被夷為平地,至善等逃竄到嶺南潛伏。少林與武當之間的恩怨,何時建立,就從沒有搞清楚過。

傳說宋代徽宗年間,張三豐以文士投少林學技,以其聰穎逾人,不及數歲,其技已為全寺之冠,遂出少林,行至湖北武當山,以天柱峰幽逸而清,山峰挺秀,蒼潤可喜,遂隱居於是,創「十段錦」及各內家拳,是為武當派。武當派源出少林,但低貶少林,正如黃梨洲的《王征南墓誌銘》中說:「自外家至少林,其術精矣。張三豐既精於少林,復從而翻之,是名內家。得其一二者,已足勝少林。」


張三豐

「得其一二者,已足勝少林」,可見當時武當派如許賤視少林。學武者亦不乏功利主義之徒,往往為了某等原因,由少林轉投武當,學習內家拳法,剋制少林。與至善同期的所謂「少林五老」亦有二人一一馮道德與白眉道人,先習少林,後投武當,引致同門反目。清政府也許看到了門派之間的矛盾,便火上加油,從中插手,越使矛盾惡化。《三德和尚三探西禪寺》亦有載至善禪師分析矛盾惡化的原因:「任你是朝廷勇將,封疆大吏,亦非我少林派敵手,此事當今天子乾隆皇帝已經知了,所以盡量招納武當派之徒輩,為朝廷命官者,實欲以武當派之力,消滅我少林派也。」


Copyright © Shaw.intercontinental.com
邵氏版《洪熙官》裡的白眉道人﹝羅烈飾演﹞

少林武當之間的衝突,初時是民間的,後來演變成政治的。清末俠義小說《萬年青》﹝有清一代描寫少林拳勇,只此一部﹞把兩派衝突過程,描寫得很詳盡,先是民間仇殺,後來清政府借刀殺人,火燒福建少林。

家傳戶曉的方世玉打擂台與胡惠乾打機房的故事就是最早記載於《萬年青》小說內。這兩件事直接導致武當少林兩派關係惡化。廣東省肇慶人方世玉一一「少林五老」苗顯之外孫,隨父到杭州做生意,因見雷老虎擺擂台,兩對邊聯上寫「拳打廣東全省,腳踢蘇杭二州」,大為憤怒,上台比武,打死雷老虎。雷老虎是武當派李巴山之女婿,仗著自己是文淵閣大學士陳文耀﹝雍正時火燒嵩山少林寺,乾隆時接近八十歲﹞之侍衛使,便橫行無忌,這次被方世玉擊斃,自然大快人心,但卻引起連番惡鬥一一雷老虎妻李小環請父親李巴山出山,方世玉請三德和尚、童千斤等,事情越鬧越大。與此同時是新會胡惠乾偷出少林寺,回省城,為父復仇,大戰西關錦綸堂機房工人。錦綸堂是省城紡織工人的會館,行中工人多是單身漢子,十居七八爭強鬥勝;胡惠乾之父在附近開設小商店,被機房工人毆斃,方世玉救起重傷之胡惠乾,把他送往少林寺學技。胡惠乾這次復仇,大開殺戒,殺了十多名紡織工人一一其中一名拳勇張錦洪是武當馮道德之徒孫。於是,兩派火拚,越鬧越加不可收拾。後來,雷老虎之小姨李二環一一李巴山之二女,因姊姊、姊夫和父親都死於少林派手上,報仇心切,便向微服出巡的乾隆皇獻身;乾隆趁機借用武當馮道德、白眉道人之力,剿滅福建少林寺。方世玉、胡惠乾、至善等無一倖免,只因為《萬年青》成書於清末,描寫少林拳勇一一反政府的「暴徒」,很可能會招惹官非,作書人只有盡量討好官家,描寫他們逐個「伏法」。所以,作者在最後一章題討兩句:頑梗既除八方向化,帝德何極萬壽無疆。


香港電視版本的方世玉﹝張衛健飾演﹞

壯哉李文茂,有光民族史

福建少林寺毀滅導致少林武術流入百粵,拳風繽紛大盛,名手輩出。其實,廣東少林亦非始於至善禪師。明末崇禎年間,高要蔡九儀得傳少林衣砵﹝4﹞,回粵授武,但到至善始盛極一時,是有其微妙原因:

1.至善禪師曾三下嶺南,把少林拳在粵發揚光大。
2.至善禪師的徒弟多是廣東人,方氏三兄弟﹝方孝玉、方美玉和方世玉﹞是肇慶人,童千斤是客家人,三德和尚是惠陽人,洪熙官是花縣人,謝亞福是南海人,基於土緣關係,各人武功自然傳給嶺南人了。
3.至善期間的少林派,曾一度嘗試在廣州市西禪寺建立基地一一由三德和尚掌事。

至善禪師與廣東少林關係最為微妙。傳說之一,至善創下百粵著名拳種一一詠春拳﹝或永春拳﹞;傳說之二,至善不但把少林武功傳給紅船的粵劇班,把反清復明之志亦傳給嶺南伶人。

傳說之一,詠春拳創於至善,原來當時洪熙官來粵,發現廣州市街道狹窄,不及北方城市寬闊,而少林拳術,長橋大馬,只能在廣大的空間才能發揮威力,但一遇廣州的窄巷,便無法施展;於是,便與至善砌磋,改良短橋洪拳,使一套拳之馬步,不出四個塊磚之內,而又殺傷力甚強;因至善在少林永春殿切磋拳技,改良之拳技所以稱為永春拳;另一說,至善創此拳之後,傳給洪熙官之妻方永春,再由永春發揚開去,故稱詠春拳。

傳說之二,至善曾三宿紅船﹝5﹞,將少林絕學六點半棍的武功,由於避免官府注意,故不敢稱「少林拳」,只說是「永春拳」一一因至善在少林寺教授徒弟的地方,多數在「永春殿」,所以用「永春拳」的名目,代表「少林拳」云云。至善之外,洪熙官、謝亞福、杏隱禪師等都先後在廣東紅船混過一段日子。現在廣東的粵劇班,所有武打的棚面功夫,好些是脫胎於少林派;戲班中的跌打醫術,也是出於少林寺秘傳的「接骨術」。

少林寺的僧人,不但在紅船傳授了伶人的武功,還灌輪了反清復明的思想。有清一代,伶人備受歧視,所謂「優娼隸卒」,把優伶列為四種殘民之首;所以少林弟子在戲班中散播反清思想,很快就萌芽吐葉了。到了道光年間,佛山有二花面李文茂專演富民族色彩的戲目,例如:《李陵碑》、《風波亭》和《轅門斬子》等等。日子久了,連同班的伶人也受他的感染。道光三十年﹝一八五二年﹞太平天國洪秀全在廣西桂平縣金田村起義,廣東方面,南海縣捕頭陳開和佛山塔坡寺主持了能和尚二人揭竿呼應。跟著,李文茂率領佛山瓊花會館所有粵劇子弟參加。這是中國自有伶人以來,第一次參加革命。

佛山起事,義軍隨即進攻廣州,因城牆堅固,無法攻陷;李文茂率領班中伶人二十餘名,穿了全副劇裝,乘雨夜偷襲,殺了很多清兵,但未能斬開城門,無功而回,也足使清兵心膽俱寒了。太平天國卒告滅亡,伶人死傷眾多,清廷憤粵伶參與造反,下詔解散粵班,禁演粵劇,復將瓊花會館焚毀。以後的年頭,粵班借京班之名,偷偷摸摸地演粵劇,賴以流傳下來;直至同治七年﹝一八六九年﹞,粵劇始得解禁,一說因得訟師劉華東﹝6﹞出面,疏通兩廣總督瑞麟,才準許粵劇恢復,一說因兩廣總督瑞麟之母見粵伶勾鼻章反串花旦時,長相酷似其去世之女兒,於是粵劇獲準恢復。於是粵伶重建梨園,以原日會館已毀,故重建會所於黃沙,名曰八和會館。


Copyright © Shaw.intercontinental.com

少林寺與紅船,雖然關係如許的密切,但功夫片用此做題材的簡直絕無僅有,劉家良的《洪熙官》可說是罕有的一部了。傳於八和會館的一首五律詩有此數句:「‥‥‥至善傳真技,壯哉李文茂,有光民族史‥‥‥。」

習武成為群眾的歇斯底里

嶺南武風大盛,固然與南少林有關,亦是整個政治氣氛使然一一有清一代以同治年間﹝一八六二至一八七四年﹞,全國習武之風進入高潮。清中葉內憂外患,景況荒涼;內憂者,民變疊起一一太平天國盡傷元氣;外患者,外國列強在中國進行著帝國主義的侵害和掠奪。人民便產生一種寄望於習武的心理,消極的想法是習武以防身,積極的想法是習武以強國。民間如此,皇室也一樣,甚至同治皇帝亦從學於直隸大武術家天書本氏,特設「桿子庫」﹝即武術場,因由重大桿授武而得名﹞俾傳習武術。民間子弟到「桿子庫」就學者嘗二三百人。習武,強調個人意志和體能的推展至極限,成為群眾的歇斯底里;而這樣歇斯底里的情緒,在光緒二十六年﹝一九零零年﹞義和團起義﹝所謂「拳匪」一一把功夫與邪術結合﹞,抵達了爆發的頂點。


嶺南少林武術在斯時拼異彩彷彿只是整個大時代的一個小插曲吧了。少林拳術匯宗嶺南,分支出拳術五大家:洪﹝熙官﹞、劉﹝三眼﹞、蔡﹝伯達﹞、李﹝巴山﹞和莫﹝清嬌﹞,雄視百粵。五大派以外,還有各類拳術腿法,可說「衣砵相承,名手輩出,降至清之中葉,廣州有十人以武術馳譽武壇,名震遐邇者,時人譽之曰虎痴,亦稱廣東十虎,其十人為王隱林、黃澄可、蘇黑虎、黃麒英、黎仁超、蘇乞兒、黃飛鴻、鐵橋三、鐵指陳、譚濟鶴,各以其深造精華之武術,自立門戶」﹝我是山人陳勁在他的武俠小說《武壇二虎》自序時說;但另有朱愚齋的說法則鄒泰而非黃飛鴻才是十虎之一﹞。自從少林十虎﹝洪熙官、方世玉、三德和尚、胡惠乾、童千斤、李錦綸、謝亞福、梁亞松、方孝玉、方美玉﹞到廣東十虎,在當時氣氛之下,其一言一動,都是流風餘韻,都變了活的傳說。

義和團之亂,八國聯軍入北京,使槍弄棒,施展邪術的「拳匪」都變成了罪人,於是,全國禁武,光緒三十二年﹝一九零七年﹞,清廷下令禁止拳術的活動,封閉所有習武堂,逮捕拳師與負責人,有的放逐,有的殺害,一旦習慣成為禁忌,舊時拳勇的風流韻事就越活在人心,傳說就在群眾的回憶中越是神話化了。

本想野心地列一個少林人物大系,但資料還整理得不夠,況且功夫片所拍到的傳說人物來來去去不外乎以下十數名:

‧洪熙官

廣東省花縣人。有說洪熙官先祖為崇禎第十五子梁王朱文忠,朱文忠為避清廷耳目,改姓洪,以紀念其祖洪武皇帝。火燒少林寺之後,洪熙官是少數倖獲生存者之一。有人說他南下廣東,隱身紅船,繼續其反清復明之志,後多次逃避清廷鷹犬追捕,隱於花縣,娶柳迎春為妻,生下一子洪文定,苦心練技,矢志復仇,後收駱小娟、周人傑、胡亞彪﹝胡惠乾之子﹞等為徒,後柳迎春死,續娶方世玉之姪女方永春為妻,創少林洪家拳、虎鶴雙形拳等。傳說,洪熙官活到九十三歲﹝時為道光初年﹞,在毫無防備之下,給一名少女以鳳眼拳暗算至死。除精拳腳外,復擅少林棍法。


© Universe International Holdings Ltd.

‧方世玉

廣東省肇慶人。父名方德,做絲綢生意,娶妻李氏,生有兩子,長名孝玉,次名美玉﹝都跟隨過至善禪師學技﹞;後來方德以六旬高齡續娶苗顯之女苗翠花。苗顯在火燒嵩山少林之後,便隱姓埋名,販鹽為業,顛沛流離。苗翠花便生了方世玉。方世玉與他的兩位兄長在年紀上,最少相差二十年。苗翠花隨父學得一身好本領,「遵他父遺訓,將孩兒世玉自滿月起,先用鐵醋藥水渾身先洗,次用竹板柴枝鐵條,層層換紮,使其週身筋絡骨節血肉,堅實如鐵,自小苦練到三歲時,頭戴鐵帽,腳著鐵靴學跳‥‥‥六歲紮馬步,七歲開拳腳,埋莊柱‥‥‥至十四歲,十八般武藝,件件皆通,力大無窮,週身盤筋露骨,堅實如鐵,性情又烈,專打不平。」﹝《萬年青》﹞打死雷老虎那一年,方世玉大概只有十四歲。上文亦說過,方世玉打死雷老虎,導致少林與武當之間的恩怨白熱化。方世玉成名得早,死得也早,有說他死於火燒九蓮山少林或以後,死時相信是二十多歲吧了。除精通拳腳外,擅使花刀。


© Universe International Holdings Ltd.

‧方永春

廣東省肇慶人。方世玉之姪女,因世玉之兄長年紀比他大十多二十年,方永春的年紀,大概與方世玉差不多。又稱永春三娘,曾隨至善習永春拳﹝但有說詠春拳始祖是嚴詠春而非方永春﹞,後嫁給洪熙官。傳說,方永春懂鶴拳,洪熙官以自己的虎拳與永春三娘的鶴拳結合,創出「虎鶴雙形拳」。但據朱愚齋著《嶺南奇俠傳》,永春三娘只是一個尼姑,她指點洪熙官的「虎鶴雙形拳」為的是想洪熙官代她報仇。永春三娘,在白鶴拳派的掌故中,又另有傳說。原來,福建少林被燬之後,俗家弟子方慧石逃出,隱藏福州沙蓮寺,將平身所學盡授女兒方七娘,七娘某日觀白鶴而悟出白鶴拳。七娘後來出家,號詠春。方永春、方七娘、詠春尼姑究竟是三位一體,還是另有其人,已經無可稽考了。

‧胡惠乾

廣東新會人。其父在西關錦綸堂附近開設小商店,給機房惡漢毆斃。胡惠乾乃一文弱書生,不堪毒打,身受重傷,為方世玉所救,送上九蓮山少林寺習技。豈料胡惠乾未滿師,又打不過木人巷,自陰溝偷走,回省城為父報仇,直接導致武當少林兩派械鬥。胡惠乾與三德和尚在省城西禪寺建立基地,與武當派及旗下佬﹝7﹞作對。胡惠乾後來自知形勢兇險,把兒子胡亞彪托孤少林,終於戰死西禪寺。胡氏以花拳出名。

‧三德和尚

俗名劉裕德,廣東省惠陽人。其父在廣州經商茶葉莊。店號設於雙門底,該處為旗下佬聚居之所,他們平日恃強凌弱,無惡不作。劉裕德,清雍正末年,年方十六,素好習武,練就兩臂有四百斤之力,人乃稱為鐵臂膀,後來因打死旗下武士,遞跡空門,拜至善為師,法名三德。三德和尚技成之後,在廣州西禪寺建立反清復明基地,最後被武當派及清兵剿滅,而三德和尚亦戰死西禪寺。三德和尚身軀高大,精練一條六十斤重的鐵禪杖。


Copyright © Shaw.intercontinental.com
電影《少林三十六房》裡的三德和尚﹝劉家輝飾演﹞

‧童千斤

廣東省客家人。未滿師而偷下少林,至善派陸阿采追殺之。陸阿采卻網開一面。童千斤投靠西禪寺的三德和尚,打死武當派李巴山,卻為其女李小環所暗算而死。另一說,童千斤是戰死西禪寺。擅使千斤墜。

‧謝亞福

廣東省南海人。幼年入福建少林寺習武,拜至善為師,技成下山,數挫強敵,聲譽鵲起,當時人稱之為少林俊傑。少林寺既燬,清廷大舉搜索殘餘,謝亞福隱姓埋名,投紅船任煲頭賤役﹝8﹞。雖然如此,謝亞福仍憂心被清廷鷹犬認出,為使軀體容貌變易,便大量吸食鴉片,使面目全非,苟延殘喘。擅使一對鐵鴛鴦。

‧舂米六

廣東省廣州市人。原名林亞六,年十五時在米店任舂米學徒,身軀高大,膂力甚雄,可托五、六百斤於肩上,行走如飛。此人食量甚豪,每餐飲酒三四斤,吃飯十大碗,尚肆肆若未足,常謂有生以來,未嘗吃過一餐飽飯。店主苦之,將其辭退,而舂米六之食量,早已轟動全城,無人敢為僱用,舂米六便潦倒街頭,無以為生,默念空門中人,多慈善為懷者,乃至河南海幢寺求寺僧收容,任擔箱小廝﹝9﹞,寺中方丈了因和尚,驚其神力,惜其未諳武技,便薦於至善禪師。為人暴躁性烈,習技六年,便想下山,打木人巷時,招架自由,不料右腳突然抽筋,險些死於木人棒下,呼救解圍。舂米六下山心切,便學胡惠乾,鑽水渠而去。投靠西禪寺三德和尚。以一雙鐵拳頭出名。

‧陸阿采

廣東駐防旗人。幼喪父母,依其族叔為活。叔遇之虐,衣食皆缺。阿采苦之,悄然逃他方為傭,其時才十二歲,伶仃孤苦,艱困備嘗,某日因看神功戲而遇一異僧﹝一說是少林小弟黎伯符﹞,拜師學技七年,在異僧之薦,投九蓮山少林跟至善習武。火燒少林寺之後,多方逃竄,隱於羊城,收黃飛鴻之父黃麒英為徒,繼而退出武林,居樂善山房,致力醫學,不談技擊。阿采老病死於家,享壽六十八,平生只授過一個徒弟,就是黃麒英。平生精於花拳,故有花拳陸阿采之稱。


Copyright © Shaw.intercontinental.com
電影《陸阿采與黃飛鴻》

‧黃麒英

南海西樵人。少時鬻技街衢,賣藝求生,一日在鎮粵將軍署前曠地賣武。陸阿采剛巧在場,見是良材,便收他為徒。麒英師事之十年,得其藝之神髓。其後為鎮粵將軍所部兵技擊教練,所受薪俸甚微,月所得者,僅三兩六錢銀,胡能以贍養其家,乃於靖遠街設生草藥店,期薄有獲,以補不足。麒英把平生所學傳給兒子黃飛鴻﹝在功夫片來說,黃飛鴻更是最著名的人物﹞。黃飛鴻再傳林世榮、梁寬等。


© Mei Ah Entertainment / © Miramax Films
電影《鐵馬騮》裡的黃麒英﹝甄子丹飾演﹞

‧鐵橋三

正名梁坤,有洪拳大師之稱。少時拜少林名手金﹡李鬍子為師,平生好習拳技,遊覽各地,尋師訪友,苦練少林武術,練得橋手如鐵。好與佛家往還,在廣州市彩虹橋廣昌梁布廠任教,技壓各方拳勇,聲名大振。生於遜清嘉慶年間,歷咸豐同治兩世,卒於光緒十二、三年間。鐵橋三之死,乃因在海幢寺隨圓光和尚練習三十六點銅環棍,積勞成疾,鐵橋三因染有阿芙蓉癖者,圓光和尚命其戒煙,鐵橋三從之,決心戒絕,苦練棍法,但因年事已老,體力不勝,染病而卒,享壽七十高齡。

‧蘇乞兒

正名蘇燦,湖南人。精於棍棒,愛過瀟灑飄逸生活,曾與妹賣藝,流落廣東。曾在廣州市三聖社設教館授徒。


© Deltamac.

總結

嶺南少林派的傳說與史實,不論是武術掌故、武俠小說或者功夫片都無法明確地把兩者分開。也許功夫片和美國的西部片最相似的地方,就是反覆地把好些傳說﹝歷史﹞人物再傳說一一化它光彩奪目的地方,並非在於剝露一個傳統人物的歷史﹝真實﹞性,而是在於一而再的刷新這個傳說和這個人物的形象,賦之予新生命。功夫片的命運,必然地與西部片相同,都要走向式微。一個傳說或神話,還可以活於五、六十年代,高度現代化的八十年代,根本就是傳說的式微期了。西部片在式微階段,自覺地走向感傷,因為最低限度,這樣會顯出西部片這個電影品種起碼有人性的一面;而我們的功夫片,除了暴力或滑稽之外,又有多少部是帶著人性的筆觸?


吳昊﹝寫於一九八零年﹞

註釋

﹝1﹞田雯《遊少林寺記》說:「唐僧曇宗,住河南少林寺。精通武藝。武德四年,太宗時為秦王,奉命討王世充。曇宗等十三人,參加戰陣。以威猛善戰,剋敵致勝。太宗奉曇宗為大將軍,其餘不願為官者,各賜紫羅袈裟一襲。」《樵書》二編載:「﹝明嘉靖癸丑年﹞倭犯杭城,三司會僧兵四十人御之。其將為天真、天池二人。天池乃少林僧。於是交兵,大破倭奴。」

﹝2﹞自唐代開始,攻府授權寺院買賣度牒,罪犯或流亡客只要出得起錢買度牒,便等如找到了藏身所。

﹝3﹞諸如我是山人的《洪門兄弟》,念佛山人的《紅花亭演義》。

﹝4﹞蔡九儀本來是廣東省的大力士,崇禎年間以武官起家,後來,入嵩山少林寺跟一貫禪師習武,在一貫門人中,技藝最高,尤精腿擊法。

﹝5﹞舊日廣東落鄉演戲的伶人,必須搭船,那一艘大船停在海邊,有時走上岸搭戲棚演戲,有時就在紅船的艇頭演戲,總之,落鄉的老倌俱是搭船而去的,那種船就稱做紅船。紅船亦稱鳳點,同治《番禺縣志》說:「市橋鳳船之製‥‥‥其有鳳船先者,別以巨舸結蓬屋,演梨園。」

﹝6﹞廣東四大訟師﹝或「扭計師爺」﹞之一,劉華東以外,尚有何淡如、陳夢吉、荒唐鏡。劉華東舉人出身,愛好粵劇,相傳粵劇之《六國大封相》是由他一手編出的。

﹝7﹞廣東人稱旗籍人為「旗下佬」,隨清廷征戰有功,建屋居留於西門口,給以長俸,子孫世襲,特設將軍府,以資管理。旗人犯法,地方官吏無權過問,因此之故,旗人遂恃勢橫行,欺凌弱小,魚肉漢人。

﹝8﹞煲頭者,乃戲班稱伙頭軍之語,緣紅船中之司廚,除早晚供應二膳所職之外,夜闌備食者,多數以瓦煲煮飯,故稱煲頭。

﹝9﹞舊時寺僧每出外作法事,必須人擔經箱,擔箱之人就叫擔箱小廝。

參考書目

01.《東文獻叢談》冼玉清著﹝商務書局一九六五年﹞
02.《嶺南奇俠傳》朱愚齋著﹝通俗出版社一九五零﹞
03.《天地會文獻錄》羅爾綱著﹝實用書局印刊﹞
04.《近代秘密社會史料》蕭一山編著
05.《清洪述源》帥學富著﹝商務民國五十九年﹞
06.《武術小說王》第十卷至第十二卷﹝一九五三年﹞我是山人主編
07.《少林武當考》唐豪著﹝麒麟圖書公司一九六八年﹞
08.《少林拳技法》吳瑞南編﹝華聯出版社﹞
09.《陸阿采別傳》朱愚齋著﹝大公書局一九五零年﹞
10.《紅花亭演義》念佛山人著﹝祥記書局﹞
11.《廣東十虎傳》我是山人著﹝南風出版社﹞
12.《三德和尚》我是山人著﹝南風出版社﹞

﹝以上為轉貼文章。原文收錄在《香港電影民俗學》第七章,題目名為:《當傳說死亡的時候一一重提嶺南少林舊事》作者:吳昊。本站所引用的圖片及內容之所有權利由原作者保留,並受版權法所監管。﹞

以上圖片為本站擅自添加。

延伸閱讀

福建少林寺傳說
庚子之變─義和團拳亂
洪門故事
李文茂

Comments x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