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5, 2005

黐線

廣東話的「黐線」,是一句罵人的口頭禪,另一個相近的用語,是「搭錯線」,形容腦中的神經錯配了,因而導致失常的行為或說話。若以一個學術性的態度去分析它的含意,大概是泛指一種匪夷所思、不按牌理出牌的神經聯繫。


現實方面,心理醫學中真的有一個很難解釋、經「視覺」神經搭上「觸覺」神經引起的現象,稱為幻肢﹝Phantom Limb﹞。在一份很有名氣的《倫敦皇家學院學報》上。有一篇報告,報道一組在加州大學的研究員,找來了六位因意外失去左掌的志願者做實驗。他們首先把雙臂都擱在桌上,之後,研究者在他們左掌斷掌的位置,放上一面鏡子,再在鏡子前調整﹝完整的﹞右掌的位置,令志願者看到在左掌斷掌處,多了一個手掌。在這幻覺下,若研究員輕輕觸摸鏡子上的真掌,志願者立即覺得他們的「左掌」被搔著,有一種很舒服的感覺。

這一類似是而非的感覺。有一個專門的名詞,叫Synaesthesia。中文可譯做「牽連感覺」。例如,一組在英國牛津大學的研究員,發現抽象的文字能勾起一種與文字無關的「視覺黐線」,令人「看到」色彩。根據另一個在英國劍橋大學的研究,平均每二千人中,有一人在聽到音樂的和音﹝chord﹞時,同時會看到某種顏色。這令我想到一位已故的小提琴大師Issac Stern。他在一個奧斯卡金像獎紀錄片﹝叫From Mao to Mozart﹞中,對一位在北京音樂學院的學生說,音樂家須要把音符演繹出一幅美麗的圖畫,在圖上的,是一些連畫家都未曾見過、極之好看的顏色。可能就是音樂家能聯想到色彩,我們才有福氣聽得到貝多芬的田園交響曲,另一方面,迪士尼的畫家憑音樂聯想,創作了名為Fantasia的卡通片。

當我們很餓的時候,一碗平凡的青菜豆腐也會頓時成為珍饈。這是因為當胰島素引來血糖急速下降後,低血糖令大腦的杏仁體﹝Amygdala﹞產生一個危機感,輸到下丘腦,從而擴大了由食物引發的刺激;於是,帶來主觀的感覺,食物變得特別美味。這是認知﹝Cognitive﹞和感覺﹝Sensory﹞之間的「牽連感覺」。

引申開去,從這種感覺機制,可能可以發展出治病的方法。患有注意力短缺/高度活躍障礙﹝AD/HD﹞的兒童,他們之所以缺乏一種層次感﹝Organizational Processing﹞,是因為杏仁體內的一種神經訊息﹝經c一Fos轉錄因子造成記憶﹞太微弱。補救的方法,是用其他另外一些感覺,例如,音樂﹝聽覺﹞、色彩﹝視覺﹞、食物﹝味覺﹞或觸覺等等,令他們的神經線路,出現一種相互牽連感覺,從而增加杏仁體的神經機能,幫助他們處理一類複雜的記憶。


顧小培

﹝以上為轉貼文章。原文收錄在《信報》第二十七頁副刊專欄《康和健》。文章發表日期為2005年4月25日。作者:顧小培。本站所引用的圖片及內容之所有權利由原作者保留,並受版權法所監管。﹞

以上圖片為本站擅自添加。

Image source :
School of Psychology, Admissions ( Cardiff University )

延伸閱讀

The Ramachandran Method and The NLP Practitioner
Transcript from "Catalyst" about Synaesthesia

Comments x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