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19, 2005

希望中國人民了解的事實

想起70一80年代兩國關係良好的時代,我對最近的中日關係感到很遺憾。我也承認其主要原因在於從90年代開始的日本政治變化。即,有一部分右傾政治家美化或過少估價日本過去的罪行,堅持參拜那座供奉著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我作為一個希望中日友好的日本普通公民,當然不支持那些右傾政治家的發言和行動,也不支持扶桑社那本歪曲歷史的教科書。我曾經在中國留學過,又當過大學教師。我參觀過北京抗日戰爭紀念館。我當然承認日本過去的罪行,在此向中國人民表示最深的歉意。

認識差距

不過,我最近覺得:中國人民對日不滿情緒的原因的一部分是否在於中國人民對日本的一些認識差距?今年8月在中國舉辦亞洲足球賽時刮起的反日風潮是令日本人民感到非常驚訝的。我開始有一點想不通:為什麼有一部分中國人民的反日情緒會這麼強烈?仔細地看了各種報導後,我才發現:反日情緒的背後或許也有一點認識差距。有的中國人在訴說「日本從來沒有謝罪過,也沒有賠償過!」又有的人在訴說「日本篡改歷史教科書,侮辱中國!」於是,我在東京向十幾個在日中國人問了這些問題。沒想到,他們也同樣地相信,令我感到非常驚訝。我想這不太符合事實。

謝罪問題

就謝罪問題而說,1972年中日兩國恢復邦交時,日本田中首相以書面形式表示了歉意。即,在《中日聯盟聲明》﹝日中共同聲明﹞上寫著「日本方面痛感日本過去由於戰爭給中國人民造成的重大損害的責任,表示深刻的反省。中國方面對此表示歡迎」。50歲的我還記得72年當時的情況。但是,我最近發現:有些中國青年不一定瞭解這項聲明的內容。我不知道中國青年能否接受在這聲明上的謝罪方式。但不過,至少當時的毛主席和周總理接受了這項聲明。另外,日本歷屆8位首相也已經以口頭形式向中國歷代領導表示了歉意。

賠償問題

就賠償問題而說,72年恢復邦交時,中國政府放棄了「對日索賠權」。在《中日聯盟聲明》上寫著「放棄對日本國的戰爭賠償要求」。對此,這30年來,日本以經濟援助方式﹝ODA﹞一直支援了中國,表示了謙意。其支援總額已經到達了3兆日元。另外,日本對中國還實行了3兆日元的低息貸款。

這30年來,日本在全中國超過150個地方,支援了中國國家建設事業。主要支援項目有:機場、高速公路、鐵路、地鐵、港口、大橋、發電廠、鋼鐵廠、水庫、電視臺、通信、醫院、學校等等。舉幾個具體名稱的話,有:北京機場擴建、上海浦東機場、西安機場、上海寶山鋼鐵廠、北京地鐵、上海外環公路、大連港口、重慶第二長江大橋、中日友好醫院/雲南化肥廠/海南島公路等等。

我不是要鼓吹日本做了多少。我只是希望中國人民瞭解事實,以避免發生誤解,以使反日情緒緩和一點。日本有一家中文報紙最近刊登了山根隆二國會議員的談話。他說「日本政府給中國大量援助之事,我們並沒有感到很大的自豪。只是希望中國政府和人民給予認可,並且把事實能夠公開出來,客觀地報導戰爭時﹝軍國主義舊日本﹞和戰爭後﹝民主主義現代日本﹞的差別」。

經濟援助

有的中國人跟我說「經濟援助不能說是賠償」。對此,讓我指出3個看法。

第一,既然中國放棄了索賠權,按道理來說,日本無法賠償,只好採取別的方式來向中國表示謙意。這就是經濟援助。再說,中國是日本最大的經援對象國。

第二,美國也在實行對外經濟援助。但是,美國從來沒有支援過中國。因為美國有一條《海外援助法》,規定不可支援社會主義國家。再說,日本對外經援總額比美國對外經援總額還要多,據世界第1位的總額。當然,我不是要買恩的。我只是希望中國人民瞭解事實,以緩和一點反日情緒。

第三,足球賽時刮起了反日風潮以後,不少日本人對此大失所望,認為「日本支援了30年的中國,結果得到的不是友好,而是反日」。現在日本國內有輿論,建議停止對中援助。我再次承認:傷害了中國人民的感情,結果導致了中日關係冷淡化的主要原因在於90年代以來的日本政治變化。但是,為了避免停止對中援助,我希望中國人民也瞭解日本對中國的援助,以緩和日本人民對中國的失望,切斷負面連鎖反應。

順便說,我又瞭解:有一部分中國線民為了排斥日本貨,網際網路上公開了日本企業名單。各位是否知道:2003年流行SARS﹝非典﹞時,日本政府和企業﹝索尼、豐田、日產、資生堂等﹞對中國實行了醫療支援16億日元。

我在網際網路上經常看到的爭論是:中國國內人說「日本人壞得要命」。在日中國人說「日本人沒有像國內人所想像的那麼壞」。這種認識差距是由何而產生的呢?我的愛人在新東京機場﹝成田﹞服務台做中國語翻譯工作,每天都有機會迎接初次來日本的中國旅客。那些中國旅客當中的不少人,看了日本實際情況後,出境回中國時都會說:「出乎預料之外,跟我想像的不同!」

教科書問題

就教科書問題而說,我也當然反對篡改歷史。01年和今年發生教科書問題時,我也在東京參加了抗議活動。

不過,各位是否知道:現在在全日本中學生當中,在使用那本「扶桑社」歪曲歷史教科書的學生比率占多少?只有0.04%。就是說,按比率來說,1萬個學生當中只有4個才使用那本書。不是所有學生都在使用的。

讓我說明日本的教科書制度。跟中國的不一樣,日本的教科書不是由國家編輯統一內容的,而是由各個私營出版社各自編輯的。然後,各地地方政府和私立學校可以選擇任意一種教科書。大部分的日本人不願意選擇那家右翼出版社扶桑社的那本書。現在有8個出版社在出版歷史教科書。其中,最受歡迎的是「東京書籍」,佔61.2%的比率。相反,最不受歡迎的就是「扶桑社」。選擇了它的只有極少數的右傾地方政府和右傾私立學校。01年9月11日《人民網.日本版》﹝中國人民日報社﹞也有報導說「扶桑社教科書佔總量的0.04%」。

希望中國人民瞭解的是:大部分日本人民的想法跟那些極少數右翼的想法不一樣。大部分的日本人民是有良心的。今年發生問題時,也有2萬8千個日本人民參加了抗議簽名活動。

中國社會科學院金熙德教授最近在日本《每日新聞》上發表了文章,指出「有不少中國青年以為大部分的日本人民支持右翼的想法」。其實不是。希望中國人民瞭解兩國之間的不同制度,以及從而發生的教科書問題。希望大家不要太操心。

靖國神社

我當然反對日本首相和政治家去參拜靖國神社。不過,各位是否知道:日本國會議員們當中,不想去參拜的人大大多於願意去參拜的。我通過中國國內的網際網路上才知道:每年8月15日,靖國神社都會出現穿著舊日軍軍服的「鬼子」。網上有他們的相片。中國一部分線民比我更熟悉日本右翼的動態,令我感到驚訝。看到了這些網上相片的中國人民會憂慮日本軍國主義即將復活嗎?

於是,我今年就親自去看看,結果見到了9個鬼子在神社裏模仿舊日軍行軍示威。1億3千萬日本人民當中,以這種方式損害中國人民的心的,僅只有9個人。﹝再說,我發現他們當中有一個人看來神經似乎有一點問題。與其說恐怖,還不如說有一點滑稽﹞。

結語

我承認日本政治的壞一面。但是,我又希望中國人民也瞭解日本的好一面,全面地瞭解日本。希望在日中國人向中國人民傳達這些事實,讓人民瞭解日本的實際情況,以緩和反日情緒。


飯塚敏夫

﹝以上為轉貼文章。節錄自日本《華人週報》。原文最早發表日期為2004年10月。作者:飯塚敏夫。本站所引用的圖片及內容之所有權利由原作者保留,並受版權法所監管。﹞

延伸閱讀

黃仁宇:日本,Nippon,Japan﹝必讀﹞
沈晟:現代日本人會對南京大屠殺有所爭議之原因淺析

希望中國人民了解日本好的一面﹝人民網日本版﹞
網易論壇:飯塚敏夫﹝筆名:東瀛飯桶﹞與中國網友的討論
駁《我希望中國人民了解的事實》
憤青對飯塚敏夫的質疑

中國反日情報﹝日文﹞

Comments x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