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19, 2005

不要走歪路

「要維護世界和平,罷買日貨不如買環保貨實際。」

內向的歷史

對於中國的反日示威,香港開明派的標準答案是:「中國民眾要冷靜、日本政府要警醒」。也就是各打五十大板,繼續把自己放上道德制高點。可是,所謂的歷史,從來不是這樣非黑即白的,更從來不是這麼內向的。

反日浪潮的成因,輿論普遍歸納為兩點。一是日本不尊重歷史,不肯面對曾對東亞人民所作的暴行。二是由此引申,質疑日本何德何能可以當上聯合國安理會的常任理事國。

這兩個論點都有道理,但我卻質疑它們對現時聯合國安理會的五個常任理事國同樣適用。


Painting by Robert Lindneux.

說到歷史,美國尊重歷史嗎?美國的年輕人無論對美國立國時對原住民的侵犯,或是及後對拉美以至世界各地的干預都極為無知。英國尊重歷史嗎?英女皇到目前為止,還未有跪下來向美洲、非洲和亞洲的各個前英國殖民地認錯。中國尊重歷史嗎?在中國的歷史教科書中,找不到漢族如何打壓週邊的少數民族,找不到台灣曾在甲午戰爭後宣佈獨立,找不到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的那場「風波」。


前蘇聯古拉格群島的勞改營

說到對人類文明的貢獻,前蘇聯的何德何能,包括最少超過一百萬在西伯利亞集中營死亡的異見人士。法國的何德何能,包括在非洲和南太平洋推行的大量核子測試。至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則剛好在一九七一年,文化大革命中社會秩序崩潰之時,當上了聯合國安理會的常任理事國。


紅衛兵強迫和尚們扯起自辱門楣的橫幅

我不想為日本曾作過的暴行開脫,這些人類文明經歷我們要好好記住。但同時我要申明如果日本不配當常任理事國,現任的常任理事國同樣不配。更重要的,是透個說清這種雙重標準,明示無論反日或反華或反英或反美,背後的都是政治,都是權力。基於這點,我們開明派該旗幟鮮明的表示,我們所追求的不應止於一時一刻、一國一地的利益。


翻看歷史,中英美法俄能主導聯合國的議程,是二次大戰後戰勝國的權力協訂,粗俗點說就是在分贓。事隔六十年,聯合國的結構確是需要重新檢討。有論者提議廢除安理會,設立類似歐洲議會的地球議會,是一個討論的起點。而趁這個機會反省人類文明的歷史,也是應該鼓勵的。但這個反省,不可以偏面,不可以自我中心。

我們常把一國的歷史,包括該國在外的各種行徑的歷史,視為一國內部政治的演釋,可於該國國境之內找到理由,相關的責任也應由該國獨自承擔。這內向的歷史,不問外在的國際政治環境,不問全球經濟結構的轉變,也不問邦國與邦國之間的互動。然而,回顧現時的常任理事國,其經歷都不是獨立發生的。美國所作的和俄國所作的互相緊扣。法國所作的和英國所作的也互相緊扣。中國已是常任理事國,在聯合國比日本已有更多的政治本錢。我們在反日之前,也許更該反省面對中國在世界舞台的冒起,我們該如何自處。

中國之所以為中國,不能全以內在素質所定界。說壯麗山河,我們地球有洛磯山和阿爾卑斯山。說傳統文化,我們人類有印度河文明和尼羅河文明。中國之所以為中國,也不能全以排他的反應去建立。看扁日本或美國或任何地方,不會使得中國這個集體認知變成合理。談中國,我們必需要掃除內向的歷史,明白中國之所以為中國,在於世上各種的社會經濟政治過程如何在此交匯,在於其與世界之間的相互作用。

中國不是一個個體,而是一個連結點。只有立足於一個全球中國,我們才可能對得起我們的歷史。

﹝2005年4月11日﹞

不理解中國

和來自國內的朋友談起中國的問題,每當說到一些他們不認同的觀點時,他們都會說:「你不理解中國」。這句話從網上的憤青到外交部的發言人同樣適用。

你知道我是搞學術的,職業所致我通常都不敢隨便說自己理解些什麼,畢境搞學術就是要保持開放的心。國內的人說國外的人不理解中國,潛台詞就是說國內的人更理解中國。抱著認真嚴謹的精神,我們還是仔細看看這兒所說的「理解」,是什麼理解;這兒說的「中國」,又是什麼中國。

所謂理解事物,準確來說分三個部份:本體論、認識論和方法論。本體論,就是有什麼是可以被理解的。認識論,就是如何的理解才是合理的。方法論,就是具體理解事物的手段。我們先從方法論談起。

理解事物需要方法,例如要理解一個城市的正常氣溫,可以計算其平均數、標準差、全日差、全年差等等,就是具體的研究方法。要理解中國,也需要方法。作個例,如果我居於深山,未曾到訪中國,也沒有如報紙、書刊、電子媒介等方法得知中國的事物,我就沒有方法理解中國。多數被評為「不理解中國」的人,大多都不居於深山,都有方法理解中國。他們被評為不理解中國,不是他們沒有方法理解中國,而是他們的方法在論者的眼中都是「不正統」的,無助於理解中國。

這就把我們帶在認識論的問題,也就是怎樣的理解才算是理解。如果我們要理解男女關係,心理學家會作不同的科學測試。但對於一個詩人來說,這本來就不是一個科學的題目,科學的理解也就是不合適的知識,所以他會選擇用詩歌帶領人們去感受。那在中國又如何呢?在國內的人,會批評在國外的人沒有在中國生活,不知道中國的客觀情況,所以對中國認識有偏差。在國外的人,則會說在國內的人因為沒有視野,光有對中國的經歷,卻不能夠對這些經歷作出有效的整理和反省,所以就算身在中國也不能理解中國。這個矛盾,固然在於我們對「合理理解過程」定義的分歧,但我認為更根本的問題是在於對中國的本體建構。

「你不理解中國」這句話,把中國的本體假定為一個可知的,有單一內容和單一喻意的本體。然而當我們這樣做,我們就註定無從理解中國的豐富內容。所以,要解決「理解中國」這個問題,就在乎於我們是否願意接受中國不是一個單一的研究對象。對中國,也許會存在錯誤或不足的理解,卻沒有一定對或一定優勝的理解。

因此,在討論眾多中國議題的時候,說「你不理解中國」似乎並不有利於思想交流。對方不一定不理解中國,而只是兩人所理解的屬於中國的兩個不同面。說一方不理解中國,就等於假定了某些自己也不大明白的中國理解是不重要的,這明顯不乎求知的精神。更可怕的,是以結論推翻論點,因為對方不同意自己的結論,就假定對方的思考過程是有問題的。這樣的中國,又如何會值得世人尊重?

﹝2005年4月16日﹞

不要走歪路

本人在此呼籲各方不要參與即將舉行之反日活動。對於反日背後的動機和理由,本人並不否定。然而所謂反日,實為反帝國主義、反霸權主義。而帝國主義和霸權主義無處不在,並非日本獨有。日本的右翼勢力要警剔,但如果把集中力都放在他們的身上,則忽視背後容許他們壯大的國際政治環境。我們要反,就要反這個國際政治環境,反對大國的利益交易主宰老百姓的生活。這個制度不改,趕走了日本也解決不了問題。


© REUTERS / Claro Cortes IV

更重要的,是現時中國民族主義高漲,其盲目的程度可能比日本右翼還更需要自省。對於世界和平的威脅,中國民族主義也許不亞於日本右翼。因此,本人呼籲各方不要參與即將舉行之反日活動。這個反日浪潮繼續下去,無論對反帝國主義、反霸權主義,對中國的自省,以至對反對日本右翼的本身,都不會有建樹。中國現在最需要的,是尋找一條獨立自主的強國之路。這一條路,該是進步而寬容,領世界風氣之先,而不是硬銷船堅砲利。我們的責任,不是為憤青們喝采,而是確保他們不會把中國的進步之路走歪。

﹝2005年4月16日﹞


© AFP / Lui Jin

談罷買日貨

憤青們的其中一個口號,是「罷買日貨」。單從提倡這個手段,就可以知道他們對他們所反對的是多麼的無知。早陣子我才和學生們做了一個全球貨物交易的練習,告訴他們貿易和疆界的關係何其複雜。在全球化盛行的今天,讓我們來一同分析何謂「日貨」。

罷買日貨,會讓日本受害嗎?持有日本品牌的貨品,可能是日本本土製造的,但更可能的是在由日本公司在海外﹝例如中國﹞投資的工廠製造的。抵制這些貨品,引致這些投資撤走,受害的先是中國的工人,繼而是中國的工業化進程。對日本投資者本身,他們可以遷到東亞或東南亞的其他國家生產,把貨品的品牌換一下,你便不會知道你在買日貨,錢他們可以繼續賺。

可以罷買只在日本生產的日貨嗎?這是自欺欺人的做法。一句「日本製造」只代表製造的其中一個過程在日本發生,日本企業同樣可以把這個工序移到別國去,再開一個空殼公司作管理,你便會以為你買的不是日貨。

還有一個問題:什麼是日本企業?總部設在日本,僱用日本人的就是日本企業?它們大多是上市公司,入股的人來自世界各地。它們大多都有舉債,投資者也是來自世界各地。如是者,這日本企業還算是日本的嗎?



所謂罷買,其實就是民間自發的貿易禁運。歷史上的貿易禁運大多都不成功,苦了的都是老百姓,其中以對伊拉克的禁運最被評擊。而罷買日貨,則更只屬一種極為形式化,沒有實效的貿易禁運。就算罷買成功,使日本對中國貿易陷入逆差,日本也有上百個方法來繞過這問題。相反,中國在順差中所賺來的日元,還是會成為外匯儲備來沖淡美元風險,不見得對日本不利。


© REUTERS / Stringer

要反帝國主義、反霸權主義,有很多方法。第一件事恐怕是要搞清楚什麼是帝國、什麼是霸權。罷買日貨,卻只是一個顯示自己無知的口號。

﹝2005年4月17日﹞


梁啟智

﹝以上為轉貼文章。原文收錄在《Car and Pier 9.2》的「每日專欄」內。文章發表日期為2005年4月11至17日。作者:梁啟智。本站所引用的圖片及內容之所有權利由原作者保留,並受版權法所監管。﹞

以上圖片為本站擅自添加。

圖一:「血淚之路」一一美國總統安德魯傑克森命令軍隊強力執行「印地安遷離法」驅離卻洛奇族人,就在1838年的夏天,約有三千名卻洛奇族人被船載到新的印地安領土,有些人被捕入獄,1838一39年間,走了一千兩百英里到達新的印地安領土,被迫遷離的過程中,據估計有四千多人因飢餓、曝曬、疾病而死,這段血淚史就被稱之為「血淚之路」。

In 1838 and 1839, as part of Andrew Jackson's Indian removal policy, the Cherokee nation was forced to give up its lands east of the Mississippi River and to migrate to an area in present-day Oklahoma. The Cherokee people called this journey the "Trail of Tears", because of its devastating effects. The migrants faced hunger, disease, and exhaustion on the forced march. Over 4,000 out of 15,000 of the Cherokees died.

圖二:﹝圖片來源﹞
著者:Tomasz Kizny
書名:Gulag - Life And Death Inside The Soviet Concentration Camps


GULag ( by Marcello Flores )

圖七:「五四」運動時期宣傳連環畫。
標題為:全國學生血心愛國,勸告同胞抵制日貨。

延伸閱讀

內向的歷史
不理解中國
不要走歪路
談罷買日貨
Car and Pier 9.2
Joi Ito's Web: Chinese Anti-Japan Protests
有選擇地抵制日貨﹝一/三﹞
有選擇地抵制日貨﹝二/三﹞
有選擇地抵制日貨﹝三/三﹞

Gulag
Josef Stalin
The Trail of Tears

AFP
Reuters

Comments x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