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03, 2005

連環畫大師劉繼卣的三絕


    大戰花果山

    劉繼卣總是用自己的全部精力、全部感情來對待每一部作品。記得他在創作《大鬧天宮》時,真是如魚得水,興奮異常。《大鬧天宮》是用工筆重彩畫的。中國傳統的工筆重彩畫法,不僅要求畫家有過硬的線描、造型、設色的基本功,而且非常費力。一片盔甲,一朵雲彩,一撮猴毛,要先用淡墨一遍一遍的暈染,一般要染上十幾遍以至更多,然後上色,這色才濃重深厚。要是直接上色,色就浮、單薄,也就俗了。一共八幅畫,畫了將近一年,還不算為此所作的大二的準備工作。一幅不算大的畫,要畫一個多月,每天從早畫到天黑,看不清顏色了才止。真可說是廢寢忘食,人以為苦,他卻以為樂。他覺得沉浸於自己所喜愛的意境中,是一種美的享受。可惜的是,十年浩劫中丟失了兩幅,現在已難窺全豹;慶幸的是,總算沒有全當作『四舊』給橫掃了,保存下來珍貴的六幅。
    ﹝憶老劉﹝節選﹞費聲福 著﹞

    連環畫大師劉繼卣的三絕

    劉繼卣,天津人,生於1918年,幼年時跟隨父親學畫,1936年進入天津市立美術館,第二年自謀賣畫為生。1950年成為人民美術出版社創作員,此後他創作的連環畫《雞毛信》《東郭先生》《窮棒子扭轉乾坤》《武松打虎》《鬧天宮》相繼在國內外獲得大獎,是中國連環畫壇上一位卓有成就的大師。


    劉繼卣曾說過:「連環畫就是給老百姓看的,就是個通俗的玩意兒,你要不想叫老百姓看懂,乾脆就別畫連環畫」。今天重溫他的這番話,實在令我們振聾發聵。對照我們的連環畫,就在那一段時間裡因為粗製濫造跑馬書的泛濫成災,從而造成今日一蹶不振的局面,對於現今還在從事連環畫創作的人實在要引以為鑒。



    劉繼卣的連環畫有三絕,一是人物造型紮實,解剖結構精準,心理活動刻畫細膩。如《窮棒子扭轉乾坤》裡的眾多農民,或粗獷、或柔弱、或豪爽、或猶疑,個個描繪到位。二是動物畫得栩栩如生,他的動物畫師承其父衣缽,不僅畫出動物的習性,還強調出了動物擬人的個性。使得動物與人呼應合轍,起到了深化主題的作用。就拿《東郭先生》中的狼來說,他把狼先是因為有難而俯首帖耳,到危險過去後的凶相畢露,通過畫面一步步地闡述出來,流暢而自然,這不是一般畫家能夠勝任的。至於《鬧天宮》中的孫悟空、《雞毛信》中的羊群,更是表現得令人叫絕。三是他的線描功底深厚,各種線描技法運用嫻熟,畫中的人、物、景,質感強、空間感準確,充分展現了中國畫線描的魅力,也讓人看到了他不凡的藝術才華。

    從他的作品中我們能夠領悟到繪畫基本功是一個畫家的立身之本。他平時刻苦鑽研畫藝,養成隨時從生活中汲取素材的習慣,一次他帶著孩子去動物園玩,對著籠中的老虎他觀察得出了神,以至於把孩子給丟了,還是動物園的工作人員替他找了回來。當前的年輕連環畫、卡通畫作者往往在臨摹幾張畫後就開始進入創作,一遇到畫中需要深入刻畫的東西就捉襟見肘了。其實,縱觀日本、歐美的一些連環畫大師,無一不是具有深厚的繪畫功底的,我們應該明白只有掌握了表達思想的語言﹝技法﹞,才能把話﹝畫﹞說清楚的道理。

    劉繼卣和顧炳鑫一起曾被譽為連環畫壇的「南顧北劉」,他的藝術實踐是我們今天從事連環畫事業者的楷模。


    葉雄

    ﹝轉自《新民晚報》。日期為2005年2月6日。作者:葉雄。本站所引用的圖片及內容之所有權利由原作者保留,並受版權法所監管。﹞


    三打白骨精

    近現代劉繼卣 孫悟空三打白骨精

    打倒「四人幫」後,「三打白骨精」的題材一時成了熱門,許多畫家都創作了同名作品,愚以為在國畫同類題材中,以劉繼卣畫的最為出色。除了這件橫幅的「三打白骨精」,劉繼卣還畫過立軸畫,構圖大致相同,表現的也是白骨精被打倒的一瞬。

    劉繼卣擅長動物和人物畫,他畫的猴活靈活現。所作「大鬧天宮」使人嘆為觀止。同時,劉繼卣的甲胄人物技藝也是十分高超,他即把孫悟空的「猴」性表現了出來,同時,又賦予了他「齊天大聖」的威猛,在人猴之間尺寸把握的恰到好處,源於生活而又高於生活。

    ﹝文字簡介、圖片來源:中華博物﹞

    延伸閱讀

    連環畫大師劉繼卣的三絕﹝原文﹞
    憶老劉﹝節選﹞
    劉奎齡與劉繼卣
    大鬧天宮圖集
    小人書

    新民晚報
    中華博物

    Comments x 0